关于社会关注的几个焦点问题的公开回复

发表时间:2020-06-03 20:12


关于社会关注的几个焦点问题的公开回复

董事会秘书   欧阳倩儿


  因为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铜集团)一起普通的境外知识产权收购,无意引起中国社会持续高度关注,进而成为爆棚社会焦点,导致贵各种新闻媒体记者的热情采访,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云铜集团各办公地点的正常办公,云铜集团电话及官网邮箱已接近弱爆,而针对网络上对民营企业偏见的惯性,以至各种诽谤、造谣、置疑、猜测、误解对云铜集团造成新的负面影响。


为澄清事实,根据云铜集团董事会委托,我作为云铜集团董事会新闻发言人,在这里就社会关注的、涉及云铜集团名誉的、真实的几个焦点问题综合公开回复如下:


我们(云铜集团及其关联公司)的态度


一、我们长期以来无条件全力支持 “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铜业有限公司”(以上三家企业以下简称云南铜业)等中央国有企业,我们与这些中央国有企业辛辛苦苦的全体干部职工紧紧地站在一起,但是,我们坚决反对这些企业中涉嫌违法犯罪的、中饱私馕的、具备卑劣行为的领导。


二、我们从来不反对中央国有企业“云南铜业”合法使用我们的知识产权,但是我们坚决反对恶意冒充我们云铜集团和云铜品牌误导社会公众的行为。


三、我们可以接受这些国有企业“云南铜业”盗用我们民营企业的知识产权,毕竟都是中国企业。但是,我们无法忍受你盗用了我,还诽谤说我“碰瓷”你!你违法了,还要向国家最高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报告说我们这个公司是假的,没有这个公司。


四,我们可以忍受国有企业“云南铜业”长期向政府、国家行政机关、法院造谣我们。但是,我们不能忍受你一个国有企业通过新闻媒体制作和发布虚假消息,并诽谤说我们是皮包公司、是专业抢注商标的公司、是通过诉讼牟利的公司、是想注册商标卖给国有企业的公司等等,你们可以违法,但是你们太胆大妄为、无法无天,因为,中国毕竟还是法制社会,不会因为一些法院个别法官和你们的黑恶行为就改变,所以,士可忍,不可忍!


因为,这些品牌自古根源上就是我们的,现在法律上也是我们的,特别是《云铜》品牌,我们是全世界范围内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生产、销售“云铜”产品的公司;


因为,是你自己抢注了我们的商标、是你们自己启动了所有案件的司法程序,而我们是被动而为之。十多年来,在近300起的商标案件及诉讼中最后赢得胜利后,但是,我们没有一起案件向法院要求你们赔偿,甚至我们都没有要求你们支付因为案件产生的所有法律费用,哪怕是一分钱的车旅食宿费。


因为我们知道,国有企业,是国家的,而国家是人民的,所以,我们也是人民的一员,我们没有必要索要赔偿,更没有必要让你们支付我们因为案件耗费的钱财。


所以,这些所有的品牌,既不是你们的,也不是我们的,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财富。


五、我们尊重地方政府相关行政管理机关的行政职责,但是我们反对地方相关行政机关个别官员利用职权违法违规、渎职腐败的恶劣行为。


我们相信法律,所以我们穷尽司法。我们坚信党中央,所以我们坚持所有问题通过司法途径公平正义的解决。但是,我们反对个别地方法院、个别法院法官利用手中的权力,滥用职权、滥行司法妄判。我们更反对个别法院法官严重涉嫌黑恶、保护非法、合伙不法人员制造假案打垮我们民营企业、非法掠夺民营企业财产的法官违法犯罪行为。


部份我们民营企业无奈的事实


因为我们的知识产权被长期非法盗用,我们企业和企业品牌长期被中央国有企业“云南铜业”故意混淆,特别在2015年国家商标品牌全部司法案件诉讼结束,商标全部确权为我们后,“云南铜业”自恃地方和部分高级官员的保护,依然肆无忌惮的侵权,并加大了对我们的新闻诽谤宣传力度,于是,我们被迫于2016年开始,向地方和地区法院提起了数十起民事和行政诉讼,以至于直到今天,网络上公众提及最多的的第一个在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提起的“云铜幼儿园”涉嫌刑事的侵权诉讼,目前已经到达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司法程序中,因为这个案件,在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审理中,居然连审判长都是假冒的,我们相信,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官会给真理和法律一个交代。


    一、商标确权后,我们于2015年向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简称云南工商)提出请求,要求“云南工商”制止商标及知识产权侵权,但是一直没有得到“云南工商”的明确回复,为此,我们持续向“云南工商”提交了78份正式书面催促函。


催促未果,我们于2016年主动向“云南工商”提出和解,2016年1月12日,“云南工商”组织我们与国有企业“云南铜业”在“云南工商”会议室进行和解调解会。


我们在会议明确表示,国有企业“云南铜业”和我们民营企业都是中国的企业,只要为了国家,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我们在会议上明确表态,我们愿意将所有的知识产权不要一分钱、无偿的给国有企业“云南铜业”,只留下我们自己生产经营需要的几个商标(也可以共用)就可以。但是会议后,没有了任何的回音,而“云南工商”通知我们,国有企业“云南铜业”没有侵权。


随后,在国有企业“云南铜业”没有合法第40类商标证的情况下,“云南工商”竟然向“云南铜业”颁发了“《云铜》云南省著名商标证”,对抗我们的合法专用商标权,于是,我们才被迫开始提起了侵权诉讼案。


而侵权过程中,“云南工商”一名官职卑微的工作人员马刚善同志,始终站在公平正义的角度来处理商标侵权问题,无奈官轻人薄,这名人民的好公务员的声音被无法无天的行为完全遮盖。虽然马刚善同志无力改变结果,但是我们记住了您,坚信,“云南工商”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您,眼中有法制、心中有百姓!所以,个别领导干部的违法违纪,并不能代表你们这些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的云南工商人。



上图为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现市场监督管理局)领导李坚、牟爱青与我们的被投诉人、被告方、当事人、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铜业有限公司领导(知识产权负责人)张亮在饭店请吃的现场图片(有完整录像)


二、2016年开始的地方法院侵权诉讼维权案,我们全部失败,法院以五花八门的理由驳回了我们几十个案件的诉讼。然而所有的案件,无论是行政案件、民事案件、民事涉刑事案件,无论是我们起诉国家行政机关的、新闻报社的、律师事务所的、国有企业的,还是法院人为设计的黑案虚假诉讼,我们全部都在穷尽司法中,远远没有结束……


让我们不惜代价穷尽司法的主要原因有:


1、在中国两审终审制的情况下,地方市级法院和区级法院将一个普通案件4审4判,下达了2次终审法律文书,而这个案件现在已经进入省高院第5审待审中。


2、地方法院个别法官认为,国有企业“云南铜业”使用《云铜》品牌的“云”字,是云南的意思,而我们使用的《云铜》品牌的“云”字是天上的云的意思,不是一个意思,不侵权。


3、我们没有见过原告、我们没有见过被告,但是法院以我们为被告的一起民事诉讼悄悄进行,从立案到第二次强制执行,仅仅只用了7天,就将我们合法公司整破产(已经进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破产中)。


这个案件中,我们作为被告,没有接到任何法院通知,我们没有到过法庭,直到我们的全部财产被法院执行局执行,我们才知道我们被起诉了。经过多方查询,几个月后才找到案件卷宗,原来,整个案件我们的营业执照是过期作废的、我们法人的身份证是多年前就公安登记作废的、我们公司的印章是假冒的、所有合同文件是伪造的,而且这个案件居然是最后调解结案的。


听过原告是假的,但是连被告都是假的,恐怕中国法制历史上也是唯一,虽然一年来我们数十次地与法院进行交涉,但是无法改变结果,换来的是法院直接把我们的公司法人工作人员列为失信人员。


法院查封冻结了我们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全部一百多个商标,随后法院将里面的所有《云铜》商标立即进入询价阶段执行程序。


等等


三、我们的四个知识产权专利案件也已经进入最高人民法院的审理过程,相信最高人民法院会给我们一个公平正义的判决。


综上,因为以上问题已经成为社会公众事件,我们本来不愿意去提起,也不愿意与任何机关领导和部门发生这样的矛盾,但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园共同的明天,我们已经没有退路,我们选择说出来。


谢谢大家



                                                                                                                    云铜新闻中心